在日华人女白领讲述金钱观变化:当了一天陪酒女

时间:2018-12-8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
在日华人女白领讲述金钱观变化:当了一天陪酒女 据日本新华侨报网报道,今年27岁的杨凡是个上海女孩。作为典型的南方女孩,她娇小可爱。2005年,她离开上海独自来到东京,开始了自己的留学生涯。2011年4月完成学业后,她在东京一家旅游公司顺利就职,当上了office lady。但仅过了3个月,她忽然在一个周末跑去当陪酒女,只干了一天就不干了,跑去便利店打工。 3月,她所在的公司发现她在搞副业,老板当时就开除了她。她无法在日本继续生存,准备收拾行李回上海。6月25日,她打电话给《日本新华侨报》,想在临走之前把自己的心里话都说出来。记者在报社附近的一家幽静的咖啡厅,采访了她。她向记者讲述了自己作为一名在日华人上班族,金钱观的变化。 《日本新华侨报》:能说说你为什么要去当陪酒女吗? 杨凡:为了钱。 《日本新华侨报》:你有稳定的工作,难道赚不到钱吗? 杨凡:工作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。以前我觉得当office lady体面又轻松,还能攒点钱。但工作后我很失望,不仅没有休息时间,每个月都入不敷出。我上学时都是打工养活自己,工作后更不能向家里开口要钱了。我当时的生活和思想都很混乱,于是才会想去做点来钱快的副业。 《日本新华侨报》:你是怎么去当的陪酒女,为什么只当了一天就不干了? 杨凡:是我以前的大学同学介绍的,她干过这个。那家店的老板是中国人,看上去不坏。我就答应了。那天是个周六,客人很多。我是个新人,只会怯生生地坐在一边。没想到一个客人过来找我,我就坐过去和他们聊天。后来酒越喝越多,我的脸很红,脑子却很清醒。我就问那个客人:“你很有钱吗?”。 他告诉我,年轻的时候他很穷,每天加班到很晚,每个月都入不敷出。后来上司带他去银座一家俱乐部,告诉他,来这里玩的人年轻时都很穷。但他们都是有目标,而且肯努力的人,所以现在才能在这里花钱如流水。 转天早上,回到家后我想了很久。我其实很讨厌做陪酒女。我大学的专业就是旅游,后来能进旅游公司工作,是很幸福的事。可生活上的苦恼,经济上的困窘却让我渐渐忘了曾经的目标。我想重新为了它而努力,不想让晚上的“副业”影响白天的工作。所以我就再没去陪过酒了。 《日本新华侨报》:梦想是找回来了,可你生活的苦恼还在。这就是你去便利店打工的原因? 杨凡:是。努力归努力,没钱还是没钱。但是我对金钱的观念转变了。我觉得自己的梦想和心灵的充实更重要。倒不是说陪酒女就是没有梦想的人,但我去的那一天虽然赚的钱不少,却感到很空虚。所以我就跑到以前打工的便利店,求店长让我每周日去上一天班。我就这么干了9个月,虽然很累但很充实。 《日本新华侨报》:你马上就要回国了,留恋吗? 杨凡:说不上留恋,但毕竟在这里这么多年了。被开除也是没办法的事,回国之后我还想继续搞旅游行业。只要一想到这个,我就觉得不留恋啦。 采访结束后,记者不禁扪心自问,自己也曾差点让梦想迷失在经济困窘的生活中。就像杨凡悟出的道理:金钱虽然重要,但坚定的梦想和充实的心灵,才是真正支持自己一路走好的力量。 8座观光车厂家
天然鹅卵石厂家
Protechnic风扇公司
模温机厂家哪家好
探伤仪
简易电梯公司
小孩白天咳嗽晚上不咳嗽怎么回事
小孩干咳
小儿高烧不退的原因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